重慶樂土樂土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官網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國家商務部特許經營備案企業:0500500211300021

巴國企業team

當前位置:首頁>巴國企業>雞煲起源


巴人樂土—巴國篇


    四川,自古稱巴蜀之地。這個名稱的由來大有淵源。其中,“蜀”指古蜀國,而“巴”就是指巴國。在巴國的土地上,曾經發生過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天府之地尋三巴
    “巴”是一個古老的部族,也是一個古國的名字,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傳說中的五帝時代。《山海經?海內經》記載:“西南有巴國,太昊生咸鳥,咸鳥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為巴人”,認為巴的遠祖是太昊。巴人活動在漢水流域中游一帶。殷商時代,稱巴人為“西土之人”,殷墟甲骨文中已有“巴方”,那時巴人活動在商王朝的西方。后來,巴人遷徙到了四川東部。

    四川東部丘陵地區,氣候宜人,土地肥沃。巴人遷入以后,與當地的土著民族一同披荊斬棘,開墾土地,挖掘礦藏,原來較為落后的川東地區開始發生變化。

    巴人以善于獵射著稱于世,經濟生活以漁獵畜牧為主,原始的粗放農業僅是其輔助手段。約在春秋時期,巴受西面古蜀國的影響,開始致力于農業生產,農耕開始成為其主要的生產方式。

    巴國的農業生產水平差異很大,發展極不平衡。在沿江河谷沖積平壩地區,已開辟成水田,種植稻谷。廣大丘陵地帶和山區,農業生產技術仍很落后,主要是刀耕火種,種植黍(shǔ)、稷(jì)等。《華陽國志?巴志》中有巴人歌謠,描述了當時的生產情況:
    川崖惟平,共稼見黍,旨酒嘉谷,可以養父。
    野惟阜丘,彼稷多有,嘉谷旨酒,可以養母。
    隨著農業生產的發展,巴人的糧食有了一定剩余,釀酒業也發展起來了。巴人很善于釀酒,其特產“巴鄉清酒”,是向周王朝交納的貢品之一。

    當然,巴國境內也存在偏遠落后地區,那里的巴人仍然以打獵為生

    隨著農業的發展,經濟林木、經濟作物種植也發展起來,產水果的、有藥效的、用于編制制作的等等,都已經得到廣泛種植。

    巴人還棄分利用當地豐富的自然資源,發展了冶礦業和手工業。

    巴國的冶礦業,一是開采丹砂,即硫化汞,用以作藥物或染料,或者提煉水銀。巴人中一個名叫清的寡婦,就世代經營丹砂礦的開采,富可敵國,曾經為秦始皇提供過大量丹砂。二是冶銅。巴國青銅的冶煉和銅器的制造在當時已達到較高水平。尤其在戰國時期,巴人在青銅合金比例方面已經達到中原先進地區的水平。巴人制造的青銅器風格獨特,器上紋飾與眾不同,民族特色濃郁,制作技術十人熟練。如脊薄刃寬扁徑無格而形似柳葉的巴式劍、圓刃折腰式或月刃式的鋮、平頂帶虎紐的鐓于及錯金裝飾的編鐘等,都是巴青銅器成就的典型代表。

    巴國的疆域,從夏商時代到春秋戰國之際有很大的變遷。夏、商時代,巴族主要活動在沔水中游,另有一支以巨蛇(青龍)為圖騰的支系活動在今洞庭湖一帶。西周初年,巴立國于南土,與楚、鄧、濮為鄰,其活動范圍大致在今陜西東南部的漢水流域到今四川東北部大巴山地區。戰國時代,巴國入川后,向西、向北發展,其疆域“東至魚復,西至 道,北接漢中,南極黔涪”,控制了以嘉陵江、長江、烏江流域為腹心,包括今川東、陜南、鄂西湘西北和黔北地區。

    巴國建立了一套以土地世襲制為基礎的政治制度。巴王是國內的領主,擁有著軍政權力,直接統治其中心地區。巴王任用各級貴族為卿大夫,分封于王國各地,把土地、人民封賜給他們作為采邑,命令他們鎮疆土、按職納貢和從軍出征,成為巴王統治各地的支柱。

    巴王是國內軍事長官。西周春秋時代,巴國對外作戰,均由巴王親自統率軍隊,各級領主的武裝,也都聽從巴王的統一調遣。巴王還把自己的宗室子弟派往邊境要地,屯駐重兵防守。戰國時代,巴國在軍隊中設置了將軍,在巴王的指揮下,統兵作戰。將軍的設置,表明巴國的軍事系統和行政系統已經分離,形成了較為完備的兵制。

    巴國的政治機構和職表況,史籍記載不詳。目前僅知卿在巴國職官系統中具有重要地位,尤以上卿較為顯赫,卿大夫也是地位顯要的重臣。在對列國事務方面,設有專門負責聘享之禮的“行人”。

    在巴國疆域內,除巴族外 ,還生活著眾多不同族屬的氏族和部族,其中主要有濮、宗、苴、共、奴、儴、夷、蜒 及充、魚、夔、彭、巫等部族,他們有的是土著,有的是遷徙而來。濮,商周以前已有部分居住在川東地區,和宗一樣應是土著。苴,活躍在葭蔭(今廣元)一帶,或與巴有一定關系。共,即庸人后裔,原在 川鄂交界地區。奴,既春秋時代被楚滅亡的盧人后代,本在漢水中游西岸活動。儴,居于溪谷。夷,為執弓之人。蜒,出自南蠻,為水居魚獵的部落。其中有影響的是廩君蠻,原居武落鐘離山(在今恩施,長陽間),是夷水(今清水)流域中較大部落之一,以水居射獵為事,習乘土舟,使用陶器,崇祀白虎,其社會處于家長奴隸制階段。巴人進入夷水流域時,與之結盟,一同進入川東地區,成為巴國內較有影響的部落。

殷商中葉,商王武丁的時代,殷商不斷對外用兵,討伐四方部族、方國,以擴大版圖。武丁的妻子婦好就曾率大軍進入沔水(今漢水)一帶,同巴人發生了激烈的戰爭。巴國戰敗,被迫向殷王朝納貢服役。

    殷朝末年,巴人因屢遭殷商的侵擾掠奪,參加了以周為主的反殷集團。在牧野之戰中,巴國士兵為討伐軍前鋒,所有戰士奮勇爭先,歌舞而進,成為武王伐紂的主力部隊之一,對傾覆殷商王朝起了重要作用。

    周王朝建立后,巴國國君被周天子正式封為諸侯,首領稱巴子。巴國與西周王室一直保持著友好的關系。春秋時代,巴國與秦、楚、鄧、庸等為鄰。這時,楚國已在南方崛起,巴開始受到楚國的控制,一度與之結成聯盟。但是,把國人顯然不愿意受人挾持,雖然表面上承認楚國的宗主國地位,但一有機會便起來反楚。

    不僅與楚國有理不清的恩怨,巴國與相鄰的鄾(yōu)國、鄧國、申國、庸國也都發生過戰爭。

    戰國中葉以后,楚國向巴國大舉進攻,開始了經營西南的事業。楚國不斷向西進逼,巴國步步敗退,接連喪失了今陜南、湘西、川東、黔北的大片領土,長江一線也被迫退守魚復。

    大約公元前四世紀,巴國發生內亂,將軍蔓子許諾割讓三城給楚國,借楚軍平亂。巴國內亂被平定后,楚王派使者要求蔓子兌現承諾。蔓子回答說:“多虧你們楚國的幫助,巴國才得以消弭災禍。楚國的幫助,應該割讓五座城才足以報答。但是,國土豈能割讓呢?為了謝罪,你把我的頭拿去獻給楚王好了,城是一座也不能給的。”于是,蔓子拔劍自刎,將頭留給楚國使。楚王非常感動,厚禮安葬蔓子的頭,巴國人也隆重安葬了蔓子的身軀。

    楚威王時(公元前339~前329年),楚國又派將軍莊蹻(jué)領兵循江而上,攻略西南,很快占領了巴國的軍政中心枳以及江州。在內憂外患的煎熬下,巴國國都不斷遷徙于枳(今涪陵)、平都(今豐都)、江州(今重慶)、墊江(今合川)之間,后又遷都閬中(四川省閬中市)。這時,巴國只剩下今川東北一隅之地了。

    公元前316年,巴國與古蜀國之間發生矛盾,巴國向北方的秦國求救。秦惠文王決定趁機滅蜀,遂派大夫張儀、司馬錯、都尉墨統率大軍南下伐蜀。滅掉蜀國后,秦軍接著進攻巴國,俘獲巴王,把巴國也滅掉了。

巴人,你來自何方
    人們對“巴”的含義和巴人的起源有多種說法。有的認為“巴”指動物,如蛇、蟲、蟒、魚、蠶;有的則將“巴” 解釋為對山、水、石頭的稱呼。近年有學者提出:“巴”就是“虎”,“巴”是巴人稱呼老虎的一種發音。據史書記載,巴人認為老虎是本民族的祖先或圖騰,因此巴人自認為是虎之族,以虎為崇敬對象,自稱“虎(音巴)人”。于是,中原及與巴族為鄰的人,皆稱其為“巴人”。

    巴族是由兩大部族集團構成的。一是從東方遷到今渝、鄂、湘、陜交界處的廩君族;二是原來就生活于此的土著部族,如:濮、苴、共、奴、亻襄、、等。巴的核心廩君族來自什么地方呢?早期的姓氏書說,巴與秦、徐、鐘離等一樣,同源于一個“嬴”姓祖先或氏族部落。我們知道,秦、徐、鐘離等是源出“東夷”的民族,其發源地在今淮河流域至山東半島一帶;既然巴與秦、徐皆出于“嬴” 姓,那么巴人廩君族的較早的居住地,應當到東方去尋找。

    廩君族包括巴氏、樊氏、(目覃)氏、相氏、 鄭氏五姓 ,共同生活在一個叫“武落鐘離山”的地方。五姓的首領聚在一起時,定出了選舉共同君長的兩個辦法。一是看誰能將短劍擲中半山腰的石穴,二是看誰能乘陶船于江中而不沉,皆勝者即為君。競技的結果,是巴氏年輕的首領務相連勝,他于是作了五姓共同的君長,史稱“廩君”;這五姓結盟形成的部族共同體,就叫“廩君族”。

    不過,巴人真正成為一個民族,還是在廩君族西遷到今鄂渝交界處以后的事情。在這里,以巴氏等五姓為主構成了巴族的“核心”,可稱之為“內五族”,而以原居于渝、鄂、湘、夷、濮等被廩君族融合或征服的土著部族,構成了巴的外圍部族,而當時的史書把他們均稱作“巴人”。

    在古代星宿理論中,白虎星直接主宰著人間的兵戈和戰爭,是充滿殺伐之氣的戰神。商周之際的滅紂興周戰爭中,有一支勇猛善戰的軍隊深得周武王贊譽,他們被稱為虎賁和虎士,這是早期的巴人武士。

    《后漢書》記載道:“廩君死,魂魄為白虎,巴氏以虎飲人血,遂以人祠焉”。巴人崇虎以白虎為圖騰和祖先,已被近來的考古發現所證實。

    《后漢書》中的稟君時代,巴人已經擁有相當的漁獵經濟、部落間的軍事沖突與征服已十分普遍。書中記載的稟君部族殺人血祭,已透露出稟君死亡的蛛絲馬跡,作為開疆拓土并得到血祭的軍盟首領,他只能是死于征戰,這是歷史真實中的稟君,作為一個英雄,他被后來的巴族尊為他們永遠的神祗——白虎。

    在古代巴人看來,白虎與祖先有著同樣的含義,親人死后就成了祖先,而祖先就是白虎,虎要吃人,人祭的習俗就這樣一直傳了下來。

    大溪位于瞿塘峽以東三十多公里的地方,今天的大溪已是一個干涸的河床。專家帶著我們沿干涸的大溪而上。大溪在古代通往清江,并與清江連接。這在史籍中已有明確的記載。古代大溪與長江平行流向,它穿過長江與清江的分水嶺而進入恩施境內。史書記載的廩君沿鹽水之地遷徙,直到公元5世紀,清江以上到恩施尚可通航。春秋時,巴楚相爭,巴的兵力時常出現在湖北枝江,松滋,江陵一帶,就可證明巴人是沿大溪入清江東下的。

    古巴歌中唱出的情景,仍見于峽江兩岸。長江是巴人生命旅程中一個新的起點。生性驃悍的巴人在長江兩岸的縱深地帶開始了他們田園牧歌似的生活。史書記載,巴人種植水稻、燕麥,采摘桑葉養蠶,用上好的糧食釀制特有的清酒。他們有著豐富的事物。農耕文明改變了他們一成不變的生活方式,優質的稻米被制成脂粉,巴族女子在戰爭間隙,展示著她們短暫的美麗。

    考古學家證實,早期進入峽江地帶的巴人,大多在長江的支流上建立他們的家園。這里有平緩的臺地和肥沃的土壤,而這一切還與當初巴人勢力的相對薄弱有關。春秋戰國之交,巴人在與江漢楚國、川西蜀國的分合中日漸強盛,強大的巴國在這一時期可謂如日中天。他們在長江邊的豐都、忠縣,涪陵都相繼建立過都城。考古學家仍在進行的探尋,把我們帶進撲朔迷離的氛圍中。

    這是中國西部較大的工商業城市--重慶。長江與嘉陵江在這里神奇交匯,勾勒出一座美麗的半島。生活在這里的重慶人似乎仍沉浸于他們早期的氛圍中。男人的熱烈率直,女人的美麗都一成不變的存留了下來。兩千多年前,這里是巴國重要的都城--江州。上世紀,這些沿江而立的干欄式建筑,連結成片的船只,一眼望不到頭的石級,或許能帶給我們關于巴國圖景的想象。

    兩千多年前的巴人經過漫長的顛沛流離,獲得了寧靜的生活。歷史上,具有尚武精神的民族都與延綿不斷的大遷徙連在一起。從殷商開始往后的千百年間,巴人的足跡遍及半個中國。



 
QQ在線咨詢
咨詢熱線
023-67957007
咨詢熱線
400-036-7007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下載二維碼

蜜糖直播网页版_蜜糖直播官网下载_蜜糖直播迷你世界